• 为了保护妹妹,受人胁迫的姊姊

    时间:2020-03-19 16:44:29

    早晨的太阳透过食品柜旁的窗户,映射在正準备着早餐的女性的眼镜上,这位将长髮盘起的女子是柯鹹沁
      虽然已经三十岁,受与「妹妹」一同做瑜珈与慢跑的习惯影响,鹹沁仍维持着良好的体态:F罩杯的上围衔接着紧緻的腰身,再往下则会见到一对丰满的翘臀,三者形成一道道诱人的曲线。
      仲使鹹沁穿着一套露出度极低的西服,上半身将衬衫的扣子全都扣了上,在外面罩着一件女用西装外套,下半身穿着一件及膝、底部收窄的裙子,底下则是连裤的黑色丝袜,这样严肃的穿着仍无法掩没她的魅力,这或许该归功于她那细长的双腿,更加地突显了她的曲线,在鹹沁强势、女强人的形象上加添了一抹属于成熟女性的豔丽色彩。
      结束在厨房的简单工作后,鹹沁走进了房间,房间的墙上贴着日本名男演员的海报,海报下方的是摆着肩背包、参考书与小熊花纹水杯的书桌,一旁梳妆台上则置有如化妆水、乳液等基础的保养品,但并没有太多的化妆品,这是因为房间的主人还未到需要那些东西的年纪。
      鹹沁走向位在房间一角的单人床,上面躺着一名少女,为了睡眠时能舒适些,她身上只着小短衫与一件可爱的内裤,虽然不像鹹沁拥有傲人的身材与曲线,但一头俏丽的短髮、仍是相当有料的C罩杯胸部与运动习惯塑造出的紧緻身躯,使得少女也流露出未熟的年轻女性特有,健美、阳光的一丝性感。
      鹹沁走近床边,摇晃了少女的肩部,直到少女的眼皮开始颤动并微微的张开才停下来,「该起床準备啰。」鹹沁说道,少女轻轻地作出回应,抓住鹹沁的手起过身,在鹹沁的协助下着手进行更衣与整理头髮的工作,接着进到盥洗间洗脸提神。
      过了一阵子,少女走进厨房,坐在餐桌、与鹹沁对望的位置。
      「姐姐早安。」少女道。
      「淑宜,早啊!」鹹沁回道,何淑宜,是这位正值花样年华少女的名字。
      享用着早餐的两人的互动看起来就如同一对姊妹,但两人其实并没有血缘的关係。淑宜的父母在她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照顾她的一直都是她的哥哥-何敬雄与哥哥的妻子,也就是身为她嫂嫂的鹹沁。五年前,敬雄也过世了,鹹沁决定自己一人照顾已经孤苦无依的淑宜,将淑宜视为与亡夫之间的牵绊,藉着照顾淑宜渐渐走出丧夫的悲痛;而对于造成嫂子负担而感到内疚的淑宜,希望能不再让嫂嫂担心,让嫂嫂去追求自己另一段人生的幸福,努力地学着自立自强、支持她的嫂嫂;两人在相处的过程中,学会对彼此更加信赖、依靠,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姊妹、真正的亲人。

      
      用完早餐后,淑宜搭着鹹沁的车一同前往星洋私立高级中学,这是一所地方小有名气的升学学校,淑宜是这里的高三生,鹹沁则是历史科的老师。
      「早啊!柯老师,你们两人还是一样感情这幺好的一同上学呢!」一位微胖,但身材姣好、有着一副强壮体魄的中年男子带着微笑向两人打招呼。
      「老师早!」淑宜礼貌性地微笑着应答,「早。」鹹沁则是机械式、不情愿地轻轻一笑,做出社交辞令般的回覆,接着就摆出一张冷淡的扑克脸。
      这位中年男子是在学校兼任训导主任的体育老师-彭缉良,虽然在运动领域确实很有一套,喜欢在日常生活与课堂上谈论政治,即使胸无点墨,也很爱对近年的事件妄作评断;作风也十分强硬,与学生常有摩擦,听说在其他学校引起过问题;且背景複杂,在地方政商间有着良好的人脉,并透过这些人脉走后门,才进到这间学校任职,藉着这层关係,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,甚至时有谣传他有收厂商与政客的回扣。
      上一次,彭老师在课堂上特别针对参与反课纲行动的学生,加重了运动的量,无视学生的价值观,硬逼着学生去批判自身的行为,操得一位女学生流着大把的汗与泪水,在烈日下呕吐,最后紧急送医。身为历史老师的鹹沁原本就很不能容忍彭老师一直起来的作为,那次事情更是完全激怒了她,在朝会上拉着学生们要求彭老师郑重地道歉,彭老师在辩论中被打得体无完肤,无法挤出任何回击的言语,只得不情愿地在众师生面前为自己的言行鞠躬道歉,但这并不是鹹沁厌恶彭老师的唯一原因。
      「柯老师最近很操劳吧,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呢,怎幺样,要不要我今天找几位同仁,下班后去小酌、放鬆一下?哼?」男子不时盯着鹹沁的胸部,带着猥琐的笑容提出邀约。
      「请自重!」鹹沁皱起眉头,用一副严肃、愤怒的表情瞪视男子。
      「你到底在想什幺东西?在学生、我家人面前进行这种低俗的对话,身为训导主任的你竟然在学生面前提喝酒的事情,要怎幺给学生树立榜样?」鹹沁进一步抗议彭老师的作为。
      「哎呀!这还真是……老师也是人吧?柯老师别这幺死板,不找点娱乐可是会撑不下去的喔,而且学生们都这幺年纪了,也是半个大人,该懂的事情大概也已经懂了吧,呵呵呵……」
      「给我住口!」鹹沁强硬地打断彭老师的话。
      「如果你还要继续的话,我一定会跟校长他们投诉的。」忍住要满溢的怒火,试着以较温和的口吻警告。
      「……」男子陷入沈默。
      「如果没有事情的话,我们先走一步了」鹹沁领着淑宜离开。
      附近的学生开始议论,其中也有些讪笑声,但大家似乎对这种事情很习以为常,这也难怪,毕竟从敬雄过世几个月后开始,彭老师便常常以各种理由对鹹沁作出邀约,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朝会上的争辩而停止,彭老师对鹹沁的执着,已经不能单用有耐心形容,到了偏执的地步。



      「啾,啊嗯!呜~嗯~嗯~」
      使用蓝色照明的旅馆房间裏,从床铺的一角传来吸啜的口水声,一位女性穿着部分地方被解开的衬衫与短裙,双手被用手铐固定在背后,头部被另一双手从后面施力得前后摆动,蹲在地上用嘴巴含着粗大的棒状物,女子正在给男子口交。
      「妈的,给老子好好吸,舌头也别忘记用了。」男子讲着粗话,持续着手的动作,似乎很享受,忘情得将上半身往后仰,让下半身更加地往前挺。
      两人口交的行为进行了几分钟,男子终于鬆开双手,女子的嘴巴要尽可能的攫取空气般地粗喘着,男子接着将女子的双手解放,躺到床上,对女子呼喊道:「婊子,想要的话就自己跨上来扭动你的大屁股啊!」女子像是魁儡一样地顺从男子的话将裙子给褪了下来,缓缓地用有些发麻的腿跨过男子的肚腩,一只手握住男子的阳具,对準自己的阴户插了进去,并开始摆动自己的腰,让阳具在自己的体内来回摩擦。
      「哦齁~嗯~啊!啊!啊!啊~」女子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浪叫。
      「干!就是这样!爽不爽啊,柯鹹沁?」这名男子就是彭缉良,他对着女子叫着鹹沁的名字。
      虽然对象穿着与鹹沁风格相似的西服,但此女子并不是鹹沁,不如鹹沁那样凹凸有致,下半身的穿着也有古怪,女子的连裤丝袜是如情趣衣物那般,股间的部分篓空、将阴户完全暴露出来的,配合女子摆腰的动作、享受的神情与阵阵的浪叫声,更是艳丽得令人性奋。
      「妈的,平常那幺屌,结果是这样一个蕩妇,我他妈还不用我的大棒子捅得你不要、不要的。」彭缉良吸了一大口气,一手抱住女子的其中一只大腿,一手抓揉女子的胸部,开始用激烈的节奏摆动腰部,将阳具不断深插入女子体内。
      「哦齁~哦齁!啊~太快、嗯!太用力了!哦~爽,好爽!再来!」只见女子因为持续袭来的强烈快感,声音越来越高亢,反应越来越激烈,随着彭缉良那锻鍊后的肉体长时间、高强度的运动被搞得高潮叠起,渐渐漏出狼狈的姿态,下体也不断发出啪啪的水声。
      「操!要射了,给老子全吃进去,给老子怀孕吧,臭婊子!」彭缉良进行最后冲刺,又再加快了抽送的速度。女子忘情地大叫,将身体向后仰,让阴部与彭缉良的下体更加贴合。过了一段时间,彭缉良将阳具比起之前更往后抽出,并马上用力地撞了回去,颤抖着腰部将大量的精子射入保险套中,在保险套的前端形成一个指节般的球。
      「柯鹹沁,你这骚货,老子的精液是不是很好吃?」彭缉良将阳具拔出,让女子躺在床上,并起身将裹在阳具上的保险套取下来,用手将裏头的精液抖落在女子的口中与嘴巴附近。女子用动作回应,女子伸出舌头与手指将洒在嘴巴外的精液塞入口中,舔了舔嘴唇,吸吮自己的手指,发出「嗯呜~呜啾~」的声音,「好 吃,缉良先生的精液又浓又香,最好吃了!」女子一边喘气一边说道。
      彭缉良一直都有召妓跟约炮的习惯,因为跟地方政商关係良好,又肯花钱,负责人都会把上等的货色介绍给他,那些美艳的女子也为了收更多的小费,尽全力地去配合他,满足他的性癖。其中,他定期会让对象穿着性感的衬衫与丝袜等、与柯鹹沁平常穿着类似的服装,在作爱的期间闭上眼睛想像正在跟他作爱的是他梦寐以求的柯鹹沁,藉此发洩他对柯鹹沁的野心与征服慾。
      平常,彭缉良在这样的行为之后,肉体获得满足,心中仍会余下更多的空虚与焦虑。但这次,彭缉良的脸上浮起又大又邪恶的笑容,在苦等多年之后,他终于抓到了机会,能够一雪他心中的积怨、发洩他不断膨胀的慾望。